拯救北方白犀牛物种 科学家培育出两个试管胚胎

  2、《国家的启蒙:日本帝国崛起之源》涵盖了从1853年到1912年,日本用60年时间从一个落后国家跻身世界强国之列的历程,你认为它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?

  日本之所以能够实现“大国崛起”,主要是它能够审时度势地做出选择,能够虚心地向先进者学习。1853年当美国的“黑船”舰队抵达东京湾要求日本开国时,日本吸取了清王朝在鸦片战争中惨败的教训,没有愚蠢地以武力抗拒,而是顺应时势,打开国门。这种主动的姿态与满清形成鲜明的对比,也决定了此后两个国家不同的发展路径。

  明治维新开始后,日本制定了“文明开化”“殖业兴产”等国策,以非常激进的方式向西方学习,放弃落后的思想观念,移植西方的经济制度,改革僵化的政治体制。这种彻底的、几乎是“全盘西化”的学习态度使得日本快速地追赶上来,让西方国家也感到吃惊。反观满清王朝,一直犹疑不决,从未真心实意地学习先进国家,很快就被日本超越。但是,随着国力的增强和“自信心”的膨胀,日本越到后期越迷失了方向。暴戾的气质在增加,为后来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埋下了祸根。

  3、你在2015年出版的《看中国》是一本关于基辛格、李光耀、尤努斯(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)、科斯(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)、福山(日裔美籍学者)等18位中外知名政治家、经济学家、思想家的访谈录。他们中谁的观点对你本来的认知冲击最大?你认为哪位外国学者最熟悉中国?

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先生对我的思想冲击最大。虽然科斯本人从来没有踏上中国的土地,但是他的产权理论对中国改革影响深远。用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的话说,“他那权利要有清楚界定的理念,唤醒了一个庞大的国家。”科斯有许多精彩的见解,一些论述就像警句一样。例如,“一个有能力改变游戏规则的企业,就没有提高自身实力的压力,这是国有企业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”,“当人们提出并讨论不同的理念时,更好的理念就会脱颖而出。人们可以进行新一轮的讨论,又能产生出更好的理念。然后把这些理念付诸实施,我们就能鉴别其效果。这些经验和实验能为我们的讨论和辩论提供正确的信息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个自由的“思想市场”至关重要”。我越来越觉得,“思想市场”是科斯先生的一大贡献,意义深远。

  最熟悉中国的外国学者,非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莫属。科尔奈今年90岁了,是一位具有世界声誉的经济学大师。和匈牙利一样,中国曾长期实行计划经济体制,因此科尔奈对中国的思考非常有针对性,值得认真倾听。例如,科尔奈提出,中国要反对“对增长率的迷信”,不能为了推动GDP尽可能快地增长,忽视了其他重要的发展任务;中国收入差距在明显扩大,违背了民众的公平感;要保障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,法治政府是必不可少的,等等。

1 2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大香蕉成人 » 拯救北方白犀牛物种 科学家培育出两个试管胚胎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